万字解读:如何发现货币资金造假?
发布时间:2019-10-19

文 | 初善投资

随着康美药业和康得新等事件的发酵,市场上对货币资金的重视程度超过任何时候,为什么货币资金都可以虚增?

大家一起看看,关于货币资金这个科目,有哪些关注点,如何通过货币资金选股,如何规避货币资金造假。

第一节货币资金是什么?

货币资金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你可以支配的现金和存款,对于企业来说就是企业账面上的现金、银行存款、其他货币资金的合计金额。根据货币资金的形态和用途不同,可以分为库存现金、银行存款和其他货币资金,每家上市公司的数据可以在年报附注里查询。

以康美药业为例,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4.78亿元,其中库存现金294万元,银行存款3.97亿元,其他货币资金0.79亿元。

数据来源:康美药业2019年半年报第96页

一般情况下,企业主要都是通过转账进行资金周转,库存现金余额不会很高。即使是餐饮行业,现在也基本通过刷卡、微信等支付方式了,账上库存现金不多。

下图是全聚德的2019年半年报附注,可以看到库存现金只有72.68万元,占比只有0.28%。

数据来源:全聚德2019年半年报第83页

这里还有一个知识点,直接通过现金交易的企业很难通过IPO的审核,关键点就在于现金交易不容易核查。换句话说,现金交易容易造假。

货币资金是所有业务的起点和终点,整个现金流量表的结果就是货币资金的变动额。企业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很重要,所有企业出现问题一定是货币资金(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如果不想公司的资金链出问题,公司账上的资金当然是越多越好啦。

截止2018年半年报A股账面资金最多的十家公司是哪些呢?扣除金融业后,账面资金最多的公司是中国建筑,账面货币资金高达2889.34亿元,这个钱可以买下大多数的A股公司了。除了万科、上汽和格力电器,大多数货币资金多的上市公司都是大国企。同时,各家公司基本都是几百亿的借款。

数据来源:作者整理

关于货币资金至少有三个问题需要大家关注。

一是银行存款有没有受限资金。受限资金包括外埠存款、银行汇票存款、银行本票存款、信用证存款和信用卡存款等,这些资金一般在其他货币资金核算,公司年报和半年报披露时,附注里面都会详细说明。这些资金并不可以随意使用,因此需要关注,容易引发企业流动性危机。

比如乐视网2017年半年报显示,期末货币资金余额依然高达29.82亿元,但是受限资金高达21.53亿元,也就是说乐视能动用的货币资金其实非常少,资金链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数据来源:乐视网2017年半年报

关于资金是否受限,上市公司一般都会披露,留个心眼关注一下报表附注,问题都不大。如果上市公司故意不披露,我们也很难在出事前察觉。

第二个问题是是否存在隐藏的货币资金,也就是理财产品。考虑到货币资金并非越多越好,也要考虑资金的利用效率,很多公司都在使用货币资金理财,短期理财(一年以内)一般记在其他流动资产科目。比如初善君很早就说过,跟格力电器比起来,美的集团爱理财。

2018年半年报显示,美的集团短期理财产品高达126亿元,年初更是高达221亿元,此外结构性存款及掉期存款(也可以理解成理财)有294亿元,可谓理财狂人。理财的好处的就是要么可以降低财务费用,要么算作投资收益,可以增加利润表的净利润。

数据来源:美的集团2018年半年报

因此在考虑公司货币资金时,需要关注其他流动资产里理财产品的情况。但是其他流动资产并非全部是理财产品,核算的内容非常多,要区分对待。理财产品还有可能在交易性金融资产、其他非流动资产等科目中核算,区别在于理财产品的期限和上市公司的核算习惯。

第三是货币资金的来源。资产负债表中,右边的负债和所有者权益可以理解为资金的来源,左边的资产可以理解为资金的占用,在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关注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余额时,上市公司就开始搞事情了。因为货币资金是期末余额,是时点数,因此有些账面不富裕的上市公司为了看起来很富裕会在6月30日或者12月31日这个时点去拆借资金。

因此当我们注意到有些上市公司资金很多时,我们需要考虑资金的来源,即是不是借款,还是占用上游的款项(应付账款),还是所有者的投入。这里需要注意拆借资金一般通过其他应付款核算,往往比较隐蔽,一般的投资者可能不会注意。

这样的公司很多,只要其他应付款和货币资金双高,再看一眼其他应付款明细就知道了。比如国民技术,去年5.5亿理财产品和利息不翼而飞之后,账面就没那么宽裕了。截止2018年6月30日,账面货币资金4.22亿元,受限资金只有0.27亿元,看着很富有。然而其其他应付款高达11.75亿元,关联方拆借和非金融机构借款分别为2.75亿元和1.55亿元,扣除这两项非正常款项,其实公司已经没钱了。

数据来源:国民技术2018年半年报

比如2019年上半年备受关注的辅仁药业,其2018年年报显示,其他应付款中往来款余额2.95亿元,非关联资金拆入3.91亿元,虽然账面货币资金余额有16.56亿元,但是6.86亿元都是拆解来的,还不包括30亿以上的借款,可见公司的现金流有多紧张,后续公司拿不出6000万分红款也在意料之中。

数据来源:辅仁药业2018年年报

大家关注货币资金这个科目时,至少需要注意三点,一是看报表附注确认资金使用是否受限,二是公司是否存在理财产品,这是隐藏的货币资金,三是看其他应付款等负债确认公司是否存在银行借款外的有息负债或者拆借资金。

第二节货币资金与市值带来的思考

很多投资者喜欢的一个指标是货币资金/市值,这个比值越高,说明公司的股价越低估。这种思考的出发点是假如用50亿资金收购了一家市值50亿的公司,这家公司的账面货币资金有50亿的话,可以全部分红,这样子的话等于没花一分钱获得了一家公司。

理论是好的,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初善君简单整理了货币资金/市值的上市公司公司排名,数据截止2018年半年报。可以看到第一名的是普路通,账面货币资金高达158亿元,但是市值只有35.65亿元,不用初善君多嘴,你们也发现了公司短期借款高达155.96亿元,账面资金刚刚够归还短期借款的,这些钱根本分不了红。

数据来源:作者整理

因此在考虑这个指标时,至少要扣除短期借款,此外预收账款是提前收取客户的现金,已经记在了自己的货币资金里,尤其是房地产行业,建议也扣除。因此在使用货币资金/市值时,建议从货币资金中扣除短期借款和预收账款。

那么是否扣除长期借款或者其他负债呢?初善君这里认为没有必要,因为长期借款对应的是长期资本,只有短期借款才需要货币资金短期偿还。

扣除短期借款和预收账款后,比例大于100%只有两家企业,分别是东方电气和彬电国际,此外有四家房地产公司进入十强,国防军工有两家,经过初善君的再次比对,发现这几家的长期借款都不低,只有华联综超、东方电气和江铃汽车几乎没有长期负债。

数据来源:作者整理

于是初善君去仔细看东方电气的资产负债表,发现合同负债高达292亿元,这个合同负债也就是以前的预收账款,新准则后就变了。所以扣除合同负债后,东方电气的比值就非常低了。而对于江铃汽车来说,盈利能力连续三年下降,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67亿、1.64亿元和1.48亿,分别下降45%、81%和61%,也难怪股价跌成这样子,华联超市的利润也非常不好看。所以从这个角度想找到低估的公司并不容易。

从货币资金/市值这个指标来看,因为财务报表的多样性,该指标越来越失真。短期借款、预收账款甚至是其他流动资产影响都比较大,很难从这个角度直接选出低估公司。但是不得不说,这个指标在衡量市场估值水平时,依然具有参考意义。

第三节 存贷双高的思考

货币资金和有息负债余额都很高,简称存贷双高。如果一家企业长期存在存贷双高的现象,那么企业造假的可能性非常大。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财务管理者眼中,企业的借贷都是根据企业价值最大化进行的,在借款利率大于存款利率时,企业有大量现金时的选择肯定是归还借款。

金亚科技当年就是存在存贷双高现象而被实锤造假的。2014年度金亚科技的财务报表显示,货币资金3.45亿,占到总资产的26%,短期借款、长期借款、长期债券等筹资活动的负债余额为4.07亿,占到总资产的30%。对比公司的收入规模5.53亿,有着存贷双高的迹象。2015年公司发布的公告进行差错更正,2014年末账面货币资金余额由3.45亿元调减为1.24亿元,调减部分的2.2亿资金实际上为股东占用,这里的存贷双高背后实际上是是大股东占款。

那么有没有可能哪些公司可能就是存贷双高呢?当然有,比如集团化的企业,由于不同业务板块的盈利能力、报表不同,自然存在一些子公司存款多,另一些子公司贷款多,那么合并报表里自然会出现双高的局面。

比如中国宝安,2018年6月底账面货币资金金额42.49亿元,账面短期借款55.42亿元,2018年半年报显示控参股子公司共计186家,既有年盈利过亿的马应龙,也有年亏损过7000万的宝安控股等。

但是其实是有方法解决此类问题的,比如这种控股子公司多的集团企业可以通过设置财务公司,加强资金流管理,提高资金的使用率,减少存贷双高。但是很显然,它没有这么做。

第二种存贷双高的企业是因为商业模式,典型的例子是怡亚通、普路通和瑞茂通等供应链公司。其中普路通最明显,2018年6月底,货币资金高达158.51亿元,同时短期借款高达155.96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86%和84%,均是A股第一名,怡亚通和瑞茂通也好不到哪里去。

数据来源:作者整理

这三家企业都是做供应链管理的,对资金的渴求非常大,资产负债表的典型特点是双高,利润表的典型特点就是毛利率特别低,财务费用比较大,现金流量表的特点是快速发展时期,经营现金流量净额很难为正,属于在刀尖上舞蹈的商业模式。

第三种存贷双高的公司还有可能是国企,尤其是传统行业。优质国企现金流创造能力本身就不错,同时银行业喜欢给这些企业借款,那么很容易出现存贷双高的现象。

数据来源:作者整理

总之,仅仅通过双高就认为企业可能造假肯定不足取,但是存贷双高依然是值得大家小心的地方。我们投资者有什么方法验证呢?那就靠货币资金收益率测算。

第四节 货币收益率之谜

首先我们测算一下整个A股市场的货币资金收益率。

初善君导出2016年-2018年的货币资金季度明细及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财务费用中利息收入数据,计算得知:2017年上市公司货币资金平均余额9.07万亿,实现利息收入1173亿元,平均收益率为1.29%,略低于2017年央行公布的七天通知存款利率1.35%;2018年上半年上市公司货币资金平均余额为9.52万亿,实现利息收入688.74亿元,平均收益率1.45%,略高于央行七天通知存款利率1.35%。

说明2018年的大环境资金趋紧,收益率有所上升。因此比较上市公司货币资金收益率与七天通知存款利率,可以简单判断企业货币资金真实性水平的。

比如初善君测算过康美药业的货币资金收益率,整理了康美药业的利息收入和货币资金余额,计算出货币资金收益率,如下图。可以看到康美药业的货币资金收益率在0.63%-1.45%之间,近三年约0.8%附近,远低于七天通知存款利率,因此使用此方法测算,康美药业货币资金的真实性存在可疑。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我们在测算时,分母是四个季度末的货币资金余额计算加权平均余额,分子是利润表中的利息费用下的利息收入金额。那么在企业货币资金余额变动较大的情况下,这种测算准确性会降低,因此只能算是估算数。

第五节 康得新的现金管理业务

2019年还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康得新在北京银行西单银行开立第一个银行账户,银行账户余额高达122亿元。但是康得新却无力兑付18康得新SCP001,这笔债券发行总额10亿元,本息合计10.4亿元;1月21日要兑付超短融发行总额5亿元,本息合计5.2亿元,构成实质性违约。

于是新任职的三位公司独立董事张述华、杨光裕、陈东对122.1亿元的真实性表示强烈质疑,原因是这笔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无法执行,并且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曾经口头回复“可用余额为零”,注册会计师就此笔存款向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发出询证函,对方至今没有回复。

原来康得新与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和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违规签订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根据《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资金实时集中,子账户一旦收到款,就在第一时间实时向上归集到母公司账户中,子账户记录有资金余额,其实一无所有,当子账户发生付款时,母公司账户实时下拨资金,同时扣减该子账户上存资金余额。

也就是说对于康得新账面有122亿现金,实际上这个钱已经被大股东占用了,但是通过传统的审计动作很难发现。

对于企业来说,现金为王,有钱在手心不慌。理论上,作为投资者,无需为货币资金的准确性担心,但是康美药业和康得新的事件告诉我们,有时候需要通过逻辑去判断货币资金的的真实性。

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虽然审计事务所可信度在下降,但是交易所经常会发出问询函,大家可以多关注,问询函基本都是不低于初善君水平人所写,质量很高,排雷首选。

第六节 其他流动资产

资产负债表上除了货币资金、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存货等流动资产以外,还有一些其他流动资产,这些资产的关键定义就是可以一年以内变成货币资金。

作为投资者,关于其他流动资产需要关注什么呢?

一、报表附注看构成

由于其他流动资产核算内容比较复杂,因此作为投资者,第一步去了解的公司究竟有没有其他流动资产,如果没有自然无需担心。

初善君导出2018年所有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发现,A股所有公司其他流动资产累计超过2万亿,占流动资产的比例约17%左右。其他流动资产最多的十家公司如下图所示,包括汽车业的上汽集团、长城汽车,房地产的保利地产和绿地控股,石化双雄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建筑装饰的中国建筑、中国中铁和中国交建等等。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那么这些其他流动资产是什么呢?第二步就需要我们看报表附注,因为这里面核算的内容真是千差万别。

截止2018年年底,上汽集团其他流动资产790亿,查看报表附注可知,其中725亿是财务公司及上汽通用金融发放的短期贷款,其他内容包括待抵扣增值税进项税金、待摊费用、短期委托贷款等等。

数据来源:上汽集团2018年年报

那么长城汽车的其他流动资产是否也是这些呢?查看附注发现,长城汽车339亿其他流动资产,其中319亿是应收票据,而其发放的消费贷款全部放在非流动资产的发放贷款及垫款科目里,也就说长城汽车没有区分短期贷款和长期贷款。

数据来源:长城汽车2018年年报

由此我们得出第一个结论:即使是同一行业的公司,其他流动资产核算内容也会完全不同。有朋友一定会好奇,为什么长城汽车把应收票据在其他流动资产核算,而上汽集团放在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核算,为什么上汽集团把短期消费贷款放在其他流动资产核算,而长城汽车没有,这些是否违背会计准则?

其实这些完全是公司的核算习惯,并不耽误大家对公司报表的理解,也并没有违背会计准则。会计准则的基本特征就是财会人员可以根据自己的主观判断来进行核算,但是不得不说的是把应收票据放在其他流动资产核算初善君也是第一次见。

我们再看一组公司,美的集团期末其他流动资产高达765亿元,查看附注可知,其中结构性存款及掉期存款高达704亿,理财产品15亿,其实这些都是短期理财产品。根据美的的报表附注,704亿和279亿货币资金创造了21.56亿的利息收入,收益率约为2.2%(使用期末余额计算,实际收益率其实更高)。

数据来源:美的集团2018年年报

所以其他流动资产核算内容非常多,理财产品、待抵扣增值税、待摊费用等等,我们能做的就是查看报表附注,确认其核算内容。

二、其他流动资产的风险

那么其他流动资产的风险是什么呢?其实所有资产都有一个风险,就是减值风险。如果其他流动资产里核算的内容可能收不回来的话就是非常危险的资产了。

比如广东明珠,其他流动资产中有个32.51亿元的项目——兴宁市南部新城首期土地一级开发及部分公共设施建设项目。这个是啥意思呢?其他流动资产是资产,还有个含义是预付的资金,也就是说公司为了开发项目,支付了大量现金。但是这些现金能否构成营业收入,就要交给时间了。

数据来源:广东明珠年报

原来2014年11月5日,广东明珠称,与兴宁市人民政府、兴宁市土地储备和征地服务中心、恩平市二建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兴宁市南部新城首期土地一级开发及部分公共设施建设合作协议》,以货币资金共同出资,成立广东明珠集团城镇运营开发有限公司,负责兴宁市南部新城首期土地一级开发及部分公共设施建设项目的相关工作。

《合作协议》中政府方承诺“南部新城首期范围内可通过招拍挂出让的住宅和商业用地面积不少于6000亩”,同时约定“2015年及其后每一单独年度内,南部新城首期范围内通过招拍挂出让的住宅和商业用地不少于1500亩”。此后,2015年、2016年,兴宁市南部新城未出让任何土地;2017年,南部新城仅出让19.18亩土地。2015年至2017年期间土地出让的实际情况与前期的协议约定存在较大差异,公司未及时披露相关进展。这事儿交易所给与公司和责任人通报批评。

所以东方明珠虽然不用计提资产减值,但是经营远远不及预期。

又比如易见股份,其年报显示,其他流动资产余额高达120亿元,其中114亿元是一年内期限的应收保理款、4.79亿元是供应链代付款项。

数据来源:易见股份年报

很显然这种资产类似于应收账款,需要计提坏账准备。通过易见股份的年报得知,公司的确计提了坏账准备,但是计提比例非常低:118.75亿的其他非流动资产只计提了253万的坏账准备,比例只有0.02%,太低了。

数据来源:易见股份年报

所以从这个角度,易见股份的其他流动资产坏账计提可能不够充分。

总之,我们需要关注其他流动资产的减值风险,方法还是看附注。

三、其他流动资产的影响

那么其他流动资产尤其是理财产品等会对公司的现金流量表带来一些冲击,因为购买理财产品是一项投资,其会体现在“收回投资收到的现金”和“投资支付的现金”。

比如美的集团年理财产品高达765亿元,其“收回投资收到的现金”为657亿,“投资支付的现金”807亿元。不知道的还以为美的集团投资了啥内容,其实只是理财产品罢了。

数据来源:wind,美的集团现金流量表

又比如浪潮信息,其其“收回投资收到的现金”和“投资支付的现金”连年增长,2018年分别高达343亿元和342亿元。看似在巨额的投资,其实只是理财产品累积的结果。其他流动资产显示,国债逆回购4.91亿元,理财产品余额32.09亿元。那么为什么显示投资的支付和收回金额高达340亿以上呢,主要是由于逆回购周期一般就是三五天,所以滚动下来一年高达340亿以上,其实每次投资金额可能10亿以内。

数据来源:wind,浪潮信息现金流量表

总之,这会给看现金流量表的朋友一些误解,不明显为什么会有大额的投资,其实只是理财产品的累积罢了。

第七节 货币资金的扫雷思路

关于货币资金,我们总结一下要点:货币资金很重要,是否受限看附注,是否隐藏看理财,其他应付有风险;货币资金虽然多,看看负债真不少,存贷双高很常见,关键收益率来算;现金管理也有坑,好好学习把坑避。

下面开始实操进阶,如何对货币资金进行扫雷,以辅仁药业的2018年年报为例。

第一步,看辅仁药业主要科目的期末余额情况,包括货币资金、其他应收款、其他流动资产、借款、其他应付款等。辅仁药业2018年货币资金余额16.56亿元,其中其他货币资金余额2.81亿元。

数据来源:辅仁药业2018年年报

短期借款高达24.89亿元,长期借款等约10亿元,其他应付款拆借资金6.86亿元。此外,无其他应收款、其他流动资产(理财产品)等。

数据来源:辅仁药业2018年年报

可以看到,公司货币资金余额16.56亿元,没有理财产品等,需要面对24.86亿的短期负债和10亿左右的长期负债,覆盖率只有50%左右,考虑到其他应付款中的资金拆借,可以判断:公司的现金流很紧张,同时存贷双高。

第二步,发现异常,判断合理性。辅仁药业的异常就是存贷双高,这里我们计算货币资金收益率是否合理。

辅仁药业2017年Q4至2018年Q4连续五个季度的期末货币资金余额为12.89亿元、10.87亿元、13.85亿元、14.01亿元和16.56亿元,五个季度平均货币资金余额为13.64亿元。同时利润表中显示2018年利息收入609万元,那么计算可知利息收益率为0.45%。

这种货币资金收益率远低于七天通知存款利率1.3%左右,那么很明显有问题了。猜测辅仁药业是通过其他应付款和借款等形式维持期末的高货币资金,公司实际可用货币资金很少,或者大股东辅仁集团占用上市公司的货币资金了。

当然,事后来看,大股东辅仁集团占用了辅仁药业的货币资金,2019年半年报只剩下货币资金1.34亿元了,其他应收款多了15.22亿元。换句话说,大股东辅仁药业占用了上市公司款项15.23亿元。

数据来源:辅仁药业2019年半年报

说实话,大部分出事的上市公司逃不了货币资金收益率测试,有些即使可以通过,也会有其他迹象,最关键的是看是否符合常识,符合逻辑。

最后在给大家两个案例:亿联网络和浙江美大,银联网络由于高毛利、海外收入问题被质疑造假,浙江美大由于货币资金收益率低被怀疑大股东占用资金,各位可以作为案例学习。